L晴耕雨读

算不过天,纠不过命,巧不过运,灵不过钱。

我们早就承认了资本和劳动的要素属性,允许它们自由流动和自由交易,但是,现行的土地制度仍然否认土地的要素属性,这样的做法,实际上是否认土地土地的流转和配置应该服从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,将农民贬为二等公民。中国的城市化正日益蜕变为特权和精英阶层排他性的现代化。上海7年的社保缴纳期限与中级职称,政府在廉价剥夺农民土地价值时,使城市沦为权贵和各类精英的乐园的同时,排斥农民平等而有尊严地融入城市,二元结构和城乡对立被人为地延续下去,

评论